<menu id="sio8m"><nav id="sio8m"></nav></menu>
  • <xmp id="sio8m"><menu id="sio8m"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sio8m"></menu>

    沙漠中的“守山人”

    時間:2020/08/13/ 17:00      來源:敦煌文明網

      7月26日,筆者來到敦煌鳴沙山,拜訪了默默守護在這里的“守山人”。

      “留在這里的人不多了,原來有上百人,現在就剩我們幾個了。”說話的人叫溫芝強,現年50歲,在鳴沙山月牙泉風景區工作已有30年,是資深“守山人”。

      見到溫芝強的時候,他正拿著水管細心清洗敦煌民俗博物館院內的地面,雙手黝黑粗糙。

      敦煌民俗博物館是展示西北民俗的莊院式博物館,采用民間傳統的古堡式建筑,古樸典雅、寬敞明亮。四合院中間種著一棵小樹,顯眼特別,院內四個角落分別擺著一個大水缸。

      “現在這里很美,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和心血打理。就說院子中間這棵樹,種了很多次才活下來。”說話間,溫芝強從水缸里舀了一勺水澆了下去。

    敦煌民俗博物館院內

      沙漠中十分炎熱,尤其是三伏天,樹苗成活不易。稍不留神,第二年又要重新種植。及時澆水是大事,溫芝強過一會就上前摸摸土壤,隨時準備給小樹“續命”。

      在景區里種樹很是不易,在沙漠中發不出芽是常事,發出來活不下去更是家常便飯。為了在沙海中增添一抹綠意,溫芝強索性住在景區的地下室,一兩個月不回家,這樣才能讓小樹苗在沙漠中挺立。

      死了種,種了死,死了再種,反反復復,這是溫芝強的倔強和堅持。

      30年來,溫芝強始終如一地堅守在這里。也不是沒有機會走出去,但他總是選擇留下來。“這么多年,我都已經習慣與沙漠和樹苗作伴。我要是走了,我的樹怎么辦。”他總是操心著他的樹。

      “這里能讓人平靜下來,洗去浮躁,靜下心來去學習、去感受。”溫芝強說,閑下來他會仔細端詳這里的老物件,從紙上的文字、屋內的擺設再到門上的匾,以及這里的一磚一瓦,他都細細觀察過。

      “一到暑假,游客多了起來,工作也停不下來,這樣的閑適也就沒有了。我覺得我不算辛苦,景區里的工作人員才辛苦呢,你看現在的溫度,太熱了。”溫芝強說。

      溫芝強說,工作人員每天在景區開放之前進去,直到最后一個游客出來才結束工作,經常工作到晚上十一二點。“就拿開觀光車的師傅來說,游客沒出來,就一直坐在太陽下等,又曬又熱,車座啥時候摸都燙手。”曬傷、中暑,甚至是燙傷對他們而言已經習以為常。

      除了景區的日常工作,治沙工作也很艱苦。敦煌鳴沙山地處巴丹吉林沙漠和塔克拉瑪干沙漠的過渡地帶,風沙大,治沙工作是重點。如何固定流沙以及怎樣防治戈壁風沙流是最大的難題。“研究治理沙漠,就得長時間待在沙漠里。我之前跟著做過流沙實驗,太陽曬在身上火辣辣地疼。這種工作往往是長期反復地實驗才能有成果,最難受的不是艱苦,而是不被理解。有時會碰到一些游客,對景區的規劃指指點點,抱怨這里除了沙子什么都沒有。有的游客還亂扔垃圾,果皮、紙屑、水瓶往沙漠里一丟,環衛工人就得跟著去掏,有時候清理工作得做到深夜。”溫芝強委屈又氣憤地說。

      接受采訪時,溫芝強坦言自己只是做了本職工作,“賴”在自己熱愛的地方,沒什么突出之處,還總愛抱怨幾句,實在是個普通人。但筆者在他身上看到的,是對這里不懈的愛護與眷戀。

      烈日炎炎下,像溫芝強一樣堅守在景區崗位上的“守山人”還有很多。

      太陽依舊火辣辣,游人們來來往往。遠處的工作人員牽著駱駝慢悠悠地走著,沙海上泛著晃眼的光,這一刻,寧靜又喧囂。

    Copyright 2011 甘肅省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辦公室 ©版權所有 隴ICP備13000735號-1
    技術支持:每日甘肅網
   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观看_久久丝袜脚交足免费播放_老师在教室里强奷班花_无限资源网第1页_中国熟妇毛多多裸交视频_最新国产精品福利2020